2012年2月1日

天目釉---我在1994這一年有多項大事值得一提

先是參與"家長興學". 由李雅卿女士為首的一群家長們創辦了"毛毛蟲親子實驗學苑", 我們夫婦認同理念成為其中一個辦學家庭, 大兒子轉入學苑就讀, 我擔任庶務組召集人, 太太任行政義工,  小兒子跟隨玩耍, 全家人忙得不亦樂乎 !! 
其次是我甫加入省陶會, 五月參與在北美館舉辦的聯展, 八月份參加曾明男理事長舉辦的"重燃蛇窯"活動,  這兩活動讓我認識許多陶藝界的前輩.  
第三項是"竹南蛇窯"林瑞華先生透過電話介紹我和江有亭老師認識,  當時我非常興奮: 終於找到燒製"天目釉"的同好了 !! 第二天便趕忙驅車前去三芝向江老師請益, 他看著我的油滴釉碗問道: 是雙掛還是單掛釉? 我據實告之"雙層釉重疊後還原燒成", 江老師告訴我宋代古人都是用單掛釉, 他自己就是單掛釉而且只用鐵做發色劑........。 此刻我才明白"天目釉"還有這麼多的學問, 我這樣閉門造車地依樣畫葫蘆到底還是差了一截 ! 
不過當時我已把目標轉向"柴燒陶", 並決心在11月前搬遷至苗栗.在整理苗栗農舍時, 曾發生火燒山的意外, 緊挨火苗的房舍竟然未被波及, 後山坡燒去一大半, 幸有消防人員和義消火速前來冒險滅火, 現場多位未來的鄰居陪伴安慰幫著說好話, 消防大人滅火後告誡一番就收傢伙迅即離開, 留下飽受驚嚇懊悔的都市鄉巴客. 
這一段插曲, 讓我往後人生總是心懷感恩和包容,  一樣火兩樣情, 個人在專業領域裡小小的一點兒成績, 也都是經由對火的探索而得來的. 


油滴釉碗 1992瓦斯窯還元燒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