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1月8日

《转载》我们应该感谢日本对建盏的贡献

《2014-10-28 把盏堂》

第七届海峡两岸(厦门)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已于昨日(10月27日)结束,为时4天。建窑建盏作为中华宋代文化传承与复兴的代表,成为此次文博会独特的一道风景线。建阳市建窑协会也组织了一二十位建盏师傅,携带各家精品参与展览,详情可看建窑协会(微信号:fjjyjzxh)的相关报道。

《转载》我们应该感谢日本对建盏的贡献
文博会建盏现场
(注:这个时间点,人较少)

值得一提的是,台湾天目名家杨春生先生(照窑)也参与了本次文博会,展出了诸多的兔毫、油滴天目的精品。台湾作为建窑建盏复兴的先行者,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的地方。杨先生在1988年就开始钻研建窑建盏烧造,后历经十年的柴烧陶制作,并于2003年起专注天目茶碗制作,坚持遵循传统建盏的单挂釉烧造工艺。

《转载》我们应该感谢日本对建盏的贡献

《转载》我们应该感谢日本对建盏的贡献
照窑杨春生的展品

此次文博会,小堂有幸与杨先生交流了一个多小时,就一些建盏的文化传承与复兴问题进行探讨,受益良多,也解开了小堂一些疑惑。其中,杨先生谈到一个可能我们未曾过多关注的问题,在建盏与日本天目的关系中,“我们应该首先感谢日本,感谢日本对建盏文化的保存与贡献”。小堂对此也深有体会,故本期先就这个问题谈谈小堂的一些看法和观点,其他问题姑且按下不表。


正文:

日本对建盏的贡献,小堂认为主要体现在这四个方面:对建盏的尊崇与保存、宋代点茶文化的传承与发扬、对建盏的研究和复烧、建盏文化的回哺。下面,我们逐一展开探讨。


1、对建盏的尊崇与保存

《转载》我们应该感谢日本对建盏的贡献
德川美术馆油滴天目

自日本留学僧侣将建盏带回日本后,日本一直都将建盏奉为最高等级的茶碗,在日本茶道界广为人知的两本古籍《禅林小歌》、《君台观左右账记》均有记载。建盏只有在高规格、重要的茶会才会拿出来使用。时至今日,日本仍将三件曜变天目(建盏)作为国宝,并将其中之一称为“世界第一碗”。

古陶瓷专家陈显求教授在《扶桑鉴宝记》中,详实地记载了日本大德寺龙光院如何小心地取出曜变天目,“知客僧在廊檐下铺上约2米长 1米宽的绵垫,,然后把白布包着的一个大木箱打开,把四重的一个比一个小的箱子逐一取出,打开后,从小布袋取出这只国宝。”

可见日本是如何小心地保管建盏,由此也可窥得日本对建盏是何等地尊崇。正是因为这样的尊崇之心,才驱使日本茶人对每一个建盏进行妥善的保管,使得大量的建盏极品得以传世下来。而我们今天才机会一睹宋代建盏的风采。

如若没有日本对建盏的保存,很有可能曜变天目(建盏)便就此埋没于历史的尘埃中,我们完全可能不知道建窑曾有如此惊艳的“神品”。而更多的极品油滴天目也无从见到,除了《大观茶论》等古籍所记载的文字外,就只剩下水吉镇千年窑火留下的遗址和漫山遍野的残片、匣钵。


2、宋代点茶文化的传承与发扬

《转载》我们应该感谢日本对建盏的贡献
今日再现的径山茶宴

在南宋,自僧人荣西将茶种带回日本后,日本便开始大规模种植茶树,驱使了大量的僧人前往浙江径山寺学习点茶法,称为“径山茶宴”,并将其完整地带回日本。宋代点茶法也因此在异国生根发芽,并融入了日本独有的民族文化,发展成为今日的“日本点茶道”。日本点茶道,依然沿袭、保留了大量的宋代点茶方法和仪式,是对宋代点茶文化的传承和发展。

而在我国,自明代朱元璋下令贡茶改制,废除宋代龙凤团茶、改用散茶后,饮茶方式转变为今日沸水冲泡的瀹([yuè])饮法。盛行三百余年的宋代点茶法迅速衰落、消亡,建盏成了“无源之水”,建窑窑火就此熄灭。不仅径山寺的茶宴,整个宋代的点茶法在当今中国都难觅踪迹。


3、近现代对建盏的研究

《转载》我们应该感谢日本对建盏的贡献
林恭助作品

日本陶艺家小山富士夫所著的《陶瓷大系38:天目》和《天目》二书,再次肯定了建盏在日本茶道界的地位,并对天目系茶碗进行详细地划分、归类,对建盏近现代的传播无疑起了非常大的作用。同时,日本还涌现出了一大批致力研究和仿制建盏的陶艺家,并将曜变天目作为毕生的目标。

其中,著名高分子化学家安藤坚历尽6年心血,仿制了5件接近曜变天目特征的作品,并于1981年将其赠与了福建博物馆。而濑户市长江秀利及其子长江惣吉,皆是当地颇有名气的陶艺家,在仿制曜变天目和兔毫建盏等都有着扎实的功底和深厚的造诣。长江惣吉先生更是在近年,成功仿制出一定程度相似的曜变天目作品。

另外一位仿制曜变天目较为成功的是林恭助,于07年中国美术馆举办过《曜变天目——林恭助展》。此外,有名的建盏仿制者还有镰田幸二、桶谷宁、藤井锦彩等等,他们不仅对曜变天目,对兔毫、油滴天目也有深入的研究和斐然的成绩。这也是日本对建盏的传承和贡献。


4、建盏文化的回哺

《转载》我们应该感谢日本对建盏的贡献
陶源建盏的展品

我国陶瓷界是经过七八十年代的中日陶瓷文化交流后,才得以重新真正地认识建盏的魅力,从而展开一系列建窑的考古工作(注:60年代也有进行建窑的考古工作),并组织众多人员着力研究建盏的烧制工艺,最终成功再现800断烧的建盏。在这些研究工作的基础上,也才有今日建阳地区的建窑窑火日渐兴盛的局面。

另外,台湾天目的发展也同样得力于日本的陶瓷文化交流。同时,日本茶道文化在全世界的传播,也是对建盏的贡献,重新让中国、也让世界各地认识宋代建盏和宋代点茶文化。

对此,我们应该感谢日本对建盏的贡献。假如没有这些贡献,建盏也许会依然埋没于水吉镇的遍山荒野和故纸堆中,也很难能在今天看到建盏有望再现宋之辉煌的景象。


附记:
此次文博会,小堂还与建窑协会秘书长魏尚人先生、陶源裴师傅交流不少,一致认为建盏应先传承宋代工艺,复烧建窑已有的釉面特征和品种(包括日本传世和窑址遗留的兔毫、油滴和曜变),在掌握建窑烧造的精髓之后,再进行创新与突破。